千赢国际手机登录

苏小小:中国古代版的“茶花女”


苏东坡的妹妹苏小小,死后被她哥哥葬在了西湖的苏堤边上。这个是大家都知道的吧。哈哈,飚拍板砖哈,这故事是八十年代初,我从一个“知识渊博”之人处听到的。

那个时候有一本杂志很是畅销,叫《故事会》,月刊,我家也是每月必买,至今还保留在家,有几百本了吧,82年时登载了一则故事就叫《苏小妹三难新郎》,好像这新郎是秦观,于是我就听到了上面的高论。

苏小小可能是故事最少,影响最大的名妓,她列中国四大名妓之首,这四大名妓是:钱塘诗妓苏小小、击鼓抗金的梁红玉、迷住宋徽宗的李师师、冲冠一怒为红颜的倾国名姬陈圆圆。下面还是稍稍把这名妓魁首介绍一下吧。

苏小小,南北朝时南齐名妓,出身大户,父母死后家道中落,变卖家产后同乳娘一起搬至西湖畔,后流入娼门。她不但长相娇美,而且才艺无双,琴棋书画无所不通。一日偶遇豪门公子阮郁,两人一见倾心,便爱得死去活来了。阮家知道后,强逼阮郁北上,到此杳无音讯,于是苏小姐便日思夜想,整日魂不守舍,于是便病倒了。


半年后,她在西湖边又遇见一个名叫鲍仁的书生,因无盘缠进京赶考而郁郁不乐。苏小小慷慨解囊,资助其成行后,不久便病故了。下葬时正好鲍仁高中状元归来,大恸不已,将苏小小安葬在西湖畔,书碑:“钱塘苏小小之墓”。

这一看就属八卦之事,同后世的那些戏文如出一辙。前半段我倒是也还相信,大约如《孔雀东南飞》一类的民间传说,也许是真有其事。而后半段则肯定是空穴来风了,因为苏小小所处的时代,断无赶考一事,科举之兴乃隋唐以后,她那个时代还属门阀之余风,所以,必假无疑。

作为常识,后人还是意识到了这点,我见有人将这乌有的状元改为鲍仁升为刺史归来,也许这样要合理些。其实,这也是经不起推敲的,想那苏小小死时年仅十九岁,当然,也有人说是二十一岁,她从资助贫困潦倒的书生到离世,怎么说也不过一年左右的时间,在这短短的时间中,一介穷书生,无靠山无后台,如何能做到刺史级的地方大员,何况,刺史是属武官级的地方军阀,非征战军功不能得,除非他是朝中权倾一世的世家子弟。所以,这样的头衔于这鲍仁是完全不搭界的。


苏小小可以说是名妓中的太祖奶奶级别的人物了,在她之前当无人有过之。即使这行当早已是存在,但应该都属皮肉之交易,那时还没有形成后世盛赞,且与文人墨客相依相行的所谓青楼文化。我想,这苏大小姐在当时,也没有后世所言的那么清高,如什么清吟小班一类的高雅,她还无缘赶上。那个时候在这勾栏中的行情,无非是漂亮的身价高,需要多花些银两;等而下之的便宜些罢了。至于什么卖艺不卖身之类,那都是哄人的。

苏小小美艳,这个我是绝对相信的,不美艳肯定不可能被人捧得那么高;至于其才那就不太好说了,我认真看过所能找到的她写的全部诗词,不多,大概也就那么五六首吧,可能还有更多的我没看见。但我觉得其中都属后世托名伪作,尤其是那些词,如《减字木兰花》,那真叫一眼假。这样的词牌是她身后几百年才成型,她如何能做得?


似乎只有那被后人铁板钉钉认为是她所作的一首,“妾乘油壁车,郎跨青骢马,何处结同心,西陵松柏下。”这个不说水平不高,而且怎么看都有盗版之嫌,只要熟悉六朝歌赋的,定能看到那背后支撑的影子。何况这诗根本就无境界可言,只是比顺口溜好点罢了。当然,那个时候后世的律诗和词都还尚未定型,她作为一个瓦肆女子,能呤出这样的句子倒也不容易了。

不知为何,后世文人对这苏小小是极尽赞誉之词,其中不乏唐时的白居易,李贺一类的大诗人。白居易给苏小小写诗云:“若解多情寻小小,绿杨深处是苏家。”“苏家小女旧知名,杨柳风前别有情。”从中可以看出这白大师对这苏小姐是相当的钦羡。相比之下,李贺献给苏小姐的诗更是充满了想象,“油壁车,久相待。冷翠烛,劳光彩。”可能是由于李贺长得丑,于是对美如天仙的苏小小更多一层向往吧,哈哈,我想当然哈。


今人把苏小小比作翻版的茶花女,无非是说她对爱情的忠贞和对失意贫困之人的襄助,这两点上同茶花女是有相同之处。但我总觉得,这苏小小其实是谈不上对爱情有什么忠贞不忠贞的,她怀念同阮郁共处的美好时光这个是必然的。但阮郁离去后,她似乎并没有陷入深情而不可自拔,依旧同那些臭男人来往,要是真如后人想象的为她的情郎整日作厌厌状,这个我是不信的,她同《牡丹亭》中杜丽娘的柳情梅魂相比,天壤之别。

不然,何以她会游西游之时,主动答讪那鲍姓书生。当然,后人有说是因为同她的前情人长得相象,这个我觉得不太可能了。因为阮是世家子弟,鲍为穷困书生,两人无论在气质,穿着和言行举止上,肯定是大相径庭的。作为风尘中的名妓,习惯了鲜衣怒马,看轻了世态炎凉,早已养成心高气傲之态,如何能径直去主动同一个陌生男人接近,除非她一直习惯于周旋在男人的世界里。我想,或若是杜丽娘,绝对不会同一个长得象柳梦梅的男人去主动答讪的。


余秋雨老师在《西湖梦》中说过一句话,我觉得很有意思,他说苏小小是“不守贞节只守美”。我是很喜欢余老师的,对他优美的文笔那很是钦佩,但对他这句话,我只赞同前半截,而后半截我觉得简直就是废话。喜欢前半截是因为同我的观点相符;而后半截之所以不喜欢,是因为作为女人,哪个不想守美,她们年轻时就在脸上涂过来抹过去的,到了徐娘之际依旧毫无停手之念,及为“中国大妈”时,还是挥舞着艳丽的纱巾,呼唤着远逝无踪的昔日春光。

不过,我欣赏余老师说的,对苏小小来说,“死神在她十九岁时来访,乃是上天对她的最好成全。”她给我们留下了一个永远美好的形象,就如同霍去病一样,在我们的脑海中,总是一位白马驰骋,英气逼人的少年英雄。早逝虽遗憾,但让美留后世,也算是一种补偿吧。


苏小小为后世留下了美,也留下了很大想象的空间,不过,我对现在有些人写的什么揭秘她这个那个的文章,很是不以为然。一个近乎传说中的人物,如西施和貂蝉这些乌有之人一般,有何秘可揭,无非是根据小说或传说的线索,开点脑洞来糊弄人而已。 

西子湖畔故事多多,断桥长桥西泠桥,连接着三个美丽的传说,白娘子,祝英台,苏小小,世人尽知。但我虽然去过西湖多次,去过岳王庙,拜过于谦祠,就连那人迹罕至的张苍水小屋,也怀着崇敬的心情去祭祀过,却始终没有去看这大名鼎鼎的苏小小墓。我并不是觉得是对一个妓女的不耻,而是觉得不值。我并不是个所谓的正人君子,如果穿越到明末,定也会是个想在秦淮河畔流连之人,我只是觉得去那儿没什么意思。当然,如果柳如是葬在此地,那自是另当别论,肯定是要去看望的。

千赢国际手机登录
锐参考
千赢国际手机登录
北宋最可怜的皇帝:死前被宰相气哭,死后吓坏百官
千赢国际手机登录
土总统公布沙特记者遇害案细节:卡舒吉是被谋杀
还没有评论哦,快来抢沙发吧!
<友情连结> dafabet手机版/ Fun88英超/ sk811.com/